2015年2月底起,Sadie Coles HQ展出安格斯·菲赫斯特 (Angus Fairhurst)的动画作品《身体》。多达八幅影像的浸入式装置被置于整个画廊,作品按时间顺序从1995至2001年分为五个篇章。

这是第一次专注于安格斯·菲赫斯特动画作品的展览,动画是他早期实践的核心。作品以十四分钟为一循环,追踪独特的象征手法与悲喜交加的精神演变。手绘大猩猩与自由浮动的解剖结构以重复而不可解释的手势出现。它们悬停在发光色域,旋转着、变化着或是令人费解地低吼着——这一动画形象在安格斯·菲赫斯特的许多绘画作品中均可找到,是以艺术家和众多好友为原型创作的。

1995年创作的作品《怪圈——剥离》中,我们目睹了一只大猩猩不断地从人体上剥离皮肤以解开另一一模一样的皮肤。返回去一遍又一遍抓的动作不无讽刺地让人想到一个万物生变,无所改变的世界。同一系列中1996年创作的作品《怪圈——解剖》描绘了披着大猩猩外衣的人体分裂为解剖断面,反过来溶解为图案层(类似于同一年绘画作品系列中的抽象图式)——具象转为抽象的笨重卡通渲染。

在抵制分类而遍及多媒体的语料库里,动画与视频占据中心位置。安格斯·菲赫斯特的动画制作使用基本软件,经常用于自低预期乐队的音乐表演背景,这一乐队活跃在1995到2001年间。这些作品中,样本音乐不断重复着,逐渐叠加着,而表演者将重复与叠加视觉化模拟表演出来。这里,动画相应以大幅比例呈现,强调了断断续续的表演片段与放映中一成不变明亮色域之间的对比。

1998年创作的四频道作品《那些没有正常运作的事情/那些从未停止下来的事情》中,身体碎片旋转、消融,连起来的双腿不间断地做着有氧运动。蓝色频道上呈现的是一把旋转椅,上面长着男性和女性生殖器的人旋转着,之后转速加快,图像叠加,产生一种雌雄同体的混乱感。类似性别交叉和交替的场景在2001年创作的《交替》中再次出现,这件由八部分组成的作品中卡通化的躯干,男人、女人重叠着、不大自然地贴合着彼此。如此异常的解剖结构和超现实杂交物种似乎贯穿安格斯·菲赫斯特早期动画和绘画作品。这让人回想起有如汉斯·贝尔默(Hans Bellmer)双头人偶的超现实主义身体异构,或是有关肢解和变形的古典神话,它们也是结合在一起形成高度个人化的参考体系。循环往复、无精打采的行为概括了大多数安格斯·菲赫斯特艺术创作的两重情绪——平淡与忧郁的,优雅与荒诞的。

安格斯·菲赫斯特的作品被收入众多重要展览包括泰特,后者收藏了他的视频和动画档案。安格斯·菲赫斯特作为与20世纪80年代末期伦敦金史密斯学院打过交道的群体艺术家中的重要成员,他参与了产生深远影响的“冻结”(Freeze,1988)展,后者引入了现为人所熟知的年青英国艺术家(YBA)一代,其在接下来的二十年里奠定了英国当代艺术的基调。1989年他从金史密斯学院毕业。“冻结”展之后,他的作品在重要展览中展出(很多事表演、视频和动画作品),包括:《赌徒》(1991),一号建筑,伦敦;《聪明》,沃克艺术中心,明尼阿波利斯(1995);《有些变疯了,有些逃走了》,蛇形画廊(1994);《世界末日》,皇家美术院(2000——专注于动画的装置作品);《赌场2001》,SMAK,根特(2001,以八部分组成的作品《交替》为故事,现场演出);以及《在天堂的花园里》(与莎拉•卢卡斯、达米恩·赫斯特一起),泰特不列颠美术馆(2004)。安格斯·菲赫斯特在埃克塞特Spacex画廊(2001)、德国克赖希塔尔乌苏拉比布莉克基金会以及圣加仑艺术馆举行过重要个展。2009年至2011年,他的作品在布里斯托阿诺菲尼艺术中心;白金汉郡沃德斯登庄园;比利时鲁汶M博物馆;以及德国明斯特Westfälischer Kunstverein画廊巡回展出。2010年和2013年,萨迪科尔斯精品艺廊展出他的作品,分别由Urs Fischer 与Rebecca Warren策展。2013年至2014年,他的大猩猩雕塑《思考与感受之间的几个差异之处》在伦敦城和威尔特郡Roche Court庄园新艺术中心展出。《一致性的诞生》作为个展在伦敦Frieze艺术博览会上展出。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please contact the gallery at +44 (0)20 7493 8611 or press@sadiecoles.com

如需更多资讯,请与美术馆联系:+44 (0)20 7493 8611 或者 press@sadiecole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