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月,Sadie Coles HQ为大家带来美国艺术家博纳·萨玛克的作品。博纳·萨玛克从城市建筑与电影、电视、Youtube领域中抽取样本,在自己的作品中嵌入日常生活事物,并进行转换处理。通过雕塑、绘画及视频相结合的方式,他将平常物品与文字(标识、标语、衣服或卡通片)分开,再重组,形成充斥着隐喻的密集图案。尴尬、幽默与悲观无望一并得以体现。

展览的核心是一件巨大的雕塑作品《两件高大的十字转门困住了彼此》(2016)。从模糊的标题描述中可看出,两件十字转门串联在一起,一个斜对着与另一个拼接在一起,形成了一个由钢筋、圆轴组成的复杂结构。两个笼子般的结构似乎尴尬地被牢牢锁成一团,成了一件重型“现成品”(杜尚《瓶架》的变体)。网状十字转门同样让人想起建构主义的复杂设计,尤其是塔特林(Vladimir Tatlin)未成形作品《第三国际纪念碑(1919-20)》中的螺旋结构。博纳·萨玛克并没有采用实用性手段,而是创造出介于暗示形式与抽象内容之间的雕塑语言。

将引发人们联想的多种力量(甚至是相互矛盾的)注入到日常物品——这一过程定义了铺天盖地出现在博纳·萨玛克作品中的文字、图像的处理手法。他在三幅绘画作品中运用乙烯基、瓷漆再现了纽约所见的广告及公告,白色背景之下,文本的排列与巧妙、简单的概念性“文字绘画”交相呼应;我们并没有发现讽刺或是深奥的陈述,而是找到了毫无条理而言的现实片段。博纳·萨玛克对物品的运用产生了微妙的变化,他同时强调了标识内在的奇妙性与模糊性。”我们出售Thomas Ice”的标语(在纽约熟食店橱窗里随时可见)经反复阅读而让人产生陌生感。Thomas Ice是广告登出的公司名,而如果以另一种方法来读,“Thomas”也可以是指我们——买家或消费者。

博纳·萨玛克在之前的作品中运用过熟食店作为艺术实践的比喻,就熟食店货源、物品的杂乱感,他说道:“熟食店只是简单地搬运东西,它们没有具体品牌之说”。博纳·萨玛克通过剪切、放大和拼贴技艺破坏或扭曲了日常事物的含义。在作品《迷彩短裤(2016)》中,短裤的大口袋(印着迷彩图案)像是块壁毯,上面是热压乙烯基、烫印和尺寸过大的刺绣。口袋上面斑斑驳驳的颜色蒙上了一股超现实的气息,似乎突然间显得荒谬起来——对个人装备的模拟似乎并不真实,男子气概也是假装出来的。

博纳·萨玛克在自己的作品中以模仿艺术为审美与批评模式。标语与流行语(似乎是从T恤、冰箱贴或车贴上扯下来的)设置为一种自由落体的状态。陈旧的结尾语“我的丈夫有个很棒的妻子”似乎出现在迷人的小鹿图形下方:视觉与口头上的陈词滥调堆积起来,产生一种过于平庸的感觉——丧失了任何明显表现或指涉。在其他地方,卡通、图形和流行语杂乱地贴在了一件旧T恤的图形上(嘲讽式地印上了阿富汗1600°天气预报)。撇去T恤原本有的“恶劣玩笑”不谈,西方波普文化中的废弃物变为了一堆具有天启性的事物。

博纳·萨玛克生于1986年宾夕法尼亚州费城,2011年毕业于纽约大学。在纽约American Medium(2016)、纽约JTT(2014、2016)举办过个展。参与的群展包括上海余耀德美术馆,波普之上(2016,由Jeffrey Deitch、Karen Smith策划)、澳大利亚墨尔本维多利亚国家艺术馆,电视时代传的传输继承(2015),以及盐湖城犹他州当代艺术博物馆,Analogital(2013)。艺术家现工作生活于纽约。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please contact the gallery at +44 (0)20 7493 8611 or press@sadiecoles.com

如需更多资讯,请与美术馆联系:+44 (0)20 7493 8611 或者 press@sadiecole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