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加布里埃尔·库里在Sadie Coles HQ举办的第三个展览,其中库里展出了五组新作品。艺术家将制作品和现成品相结合,形成系列间相互的关联,表达其系统化、消费主题,功能和形式之间的互相引诱。地板上和墙上的作品之间相互交流,库里用材料的柔软、重量或颜色的天性来表达其与“真实世界”意义之间的复杂关系。

在一组钢箱中,库里在极简主义的立方体中镶嵌了圆形的凹槽,钢箱既是日常消耗品的存储库也是贩卖机。立方体的自主性被大众商业的现实所渗透。一捆吸管把抽象的单元转换成自助餐厅。一片人造的生菜放在立方体的表面,它的波纹层对应着邻近开槽孔的同心漏斗。这些物体让观众感受到触摸、把玩或消费的能力,看似可以使用,却同时保持了雕塑的自主性和差异性。一些立方体是被想象不到的或玄妙的材料所填充—钢的抽象性在这里是被增强了而不是被削弱了。

库里在合理结构和无形物质之间反复建立矛盾关系。通常像是数值系统(从日常生活中量化,套现的方式)和偶然性原生命之间的辩证。一张精细复制的价格卡,扩大到作品夹大小,部分被一堆凝固的混凝土覆盖,挡住了部分数字。复杂的立面,时尚的设计和表面的“烂摊子”,混凝土的顶部正顶到价格卡的顶部边缘。被甩下的水泥变成了精确的计算。在两个地板上的作品中,库里创造了相同的张力:放大的价格卡被硬邦邦的混凝土和一个类似大小的岩石夹住。作为物品被使用的价格卡(矛盾地放大成为一个无用的幻影),和谐的被夹在两种不同,人为的和自然的抽象模式中。

其他地方,流体抽象和数值系统之间的对立被折叠在单个物体中。库里复制并放大了打孔卡(旧时用于计算机编程卡的穿孔部分),附在其上的PET毡的柔和的色调让人想起单色色域绘画。库里将物体作为信息的密码附加在毡的表面上。在另一系列作品中,库里使用即临床又抽象的波浪形台面,像是实验室常见钢桌和磁墙面板—海关检查站或工厂装配线也常见—作为不拘一格摆放物件的支持体。就像雅尼斯·库奈里斯(Jannis Kounellis) 或马塞尔·布达埃尔(Marcel Broodthaers)式的桌面,肤浅的熟悉感被复杂的形状,颜色和纹理之间的动态所掩饰。意义不在数字或者单独物件中,在此是不稳定的、可转让的。

“我感兴趣的是创造有序原则和驱动理解模式的自然趋势”,库里解释说。“经验是如何被主观化为数量、形式和密码?”这个问题是对抽象性质的调查,从墙上黑色塑料板中可以反映出,每一个都有重复的豆子计数器的浮雕。在许多面板中,豆形采用分层排列,类似于算盘上的珠子线。然而,有时他们陷入混乱—数学秩序让位给了一种自由游戏。整个展览中,库里通过偶然性或白话,用以调用和颠覆抽象逻辑。由于同样的原因,他将日常生活中的事实视为一系列的暗示和诱人的命题。物件作为更大现实的指标—指向数字和经济系统,同时直觉和非理性在其中分庭抗礼。

加布里埃尔·库里(出生于1970 年,现居墨西哥),毕业于墨西哥国立自治大学埃斯库拉国立艺术学院和伦敦金匠艺术学院。2017 年6 月,他的 作品《庇护所》(Shelter,2011)将在巴塞尔艺博会艺术无限单元展出。他的近期个展包括:“产品测试单元”,Alte Fabrik, Rapperswil,向他 们的合约性之物致谢,阿斯彭美术馆,阿斯彭(2014);卑尔根美术馆,卑尔根,挪威(2012);事实之后,应急之前,伦敦南岸画廊(2011) ;没人知道你的saab 车的价钱,当代艺术学院,波士顿,美国(2011)和Blaffer 美术馆,休斯敦大学、休斯敦,美国(2010);加入点点,立个 点, Freiburg 美术馆, Freiburg, 德国(2010); 和 Bielefeld 美术馆, Bielefeld, 德国 (2010); 和 你手里硬货中的软信息,Museion – Museo de Arte Moderna, Bolzano,意大利(2010). 近期群展包括:沙漠,棕榈泉和科切拉谷地,加州,美国;另一个艺术家的肖像, FRAC – Haute-Normandie, Sotteville-lès-Rouen, France (2016); ICH, 法兰克福美术馆, 法兰克福, 德国 (2016); 超过你/你,第三十一卢布尔雅那图像艺术双年展,卢布尔雅那 (2015)。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please contact the gallery at +44 (0)20 7493 8611 or press@sadiecoles.com

如需更多资讯,请与美术馆联系:+44 (0)20 7493 8611 或者 press@sadiecole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