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len Marten 在Sadie Coles HQ的首展 “Oreo St.James”汇集了一组新的雕塑作品,围绕着模型是组织的基本手段这一概念进行。作品在二维与三位模型之间转换,寻求对各种习惯性经验重新定位的方法,通过熟悉的,具有欺骗性的锈绿提出中毒的感受。展览的标题同许多作品一样被人性化了,不过一下子成为化名、品牌名,有关圣经或是地理抽象化。从这个意义上来说,语言学语法游戏保持着特殊的气息,却不知怎么地远离了分类学系统。

清晰的图解(可识别的模型或范例)经过拼贴抽象这一过程好像枯萎、破裂了,海伦·马尔滕在自己的艺术强调了这一兴趣点。陶瓷容器遍及整个画廊,这暗示着具象从一个层面被移除了。与此同时,破败的民间建筑形式(衣着还是外表)与其难以控制的物质性相迥异。粗糙简化的轮廓呈球茎状膨胀着:像是台词永不会再移动的动画主题被附着了顽固的累赘。基本组成部分(称得上是上衣、裤子、鞋子的东西),我们可以形容它们是表示端庄或使用便利的古代装置,但同时也是情色服装的僵化形式。

陶瓷作品被当作是存储精致雕塑造型的贮藏容器,聚集起的碎石打出一串象形文字或是一种考古回文构词法:加密序列呈现出瞬间爆发的个性和内在逻辑。这些集合物在形式和功能上类似于还原画,充斥着转喻的意味(类似于灭火器的结构有着水龙头的外形还有其他代表潮湿或液体的暗示物;牙签构成的教堂模型是建筑师丢进烟灰缸的愚蠢幻想之作)。混乱的有机和无机渗出物中,长串隐喻消解并得以重新表达。海伦·马尔滕的艺术拒绝满足于解析妙语,而是近乎神经质地扎根于外观与感官冲击。

海伦·马尔滕在8幅皮革丝网印刷绘画作品中再次阐明线条可被解读为图像的力量:基本的线性标志迅速传达着信息(长着阿拉伯式精致花纹尾巴的猫咪;示意图式的前门),而这些组成部分的逻辑(松散融合,以庞大的身形打印出来)似乎发生了转变。象征家庭平静的猫咪矛盾地在象征符号、卡通及不实用装饰之间摇摆不定。在峭壁上行走这一重复出现的图案基本上处于僵持状态——另一具象外形的移动潜在性被否决的实例。许多情景(颜料和图像)被覆盖了,这意味着反复浮现的思想无休止地变换着。作品是重点强调的这方面——延伸了海伦·马尔滕对意象性迷幻体验的关注,映射出不合理的推论或梦境片段禁忌,给予视觉荒谬性以可能空间。一排寄生虫雕塑与印绕在皮革表面无形、失重的图像形成对比,破坏性地,感知性地深入到每幅图中。

总的来说,海伦·马尔滕的作品是胡乱的,是画谜,是补充形式或是自身退化性的呈现:混合香料、乳胶和草茎既是物质本身,也是其他更多间接表达可能性的意象替代。

海伦·马尔滕(1985年生于麦克尔斯菲尔德)现工作和生活在伦敦。最新个展包括:“锅里没有不可跨越的边界”,CCS Bard Hessel博物馆,安南代尔哈得逊(纽约),美国(2013);“木板沙拉”,奇森哈勒画廊,伦敦(2012);“依云病”,巴黎东京宫(2012);“近乎准确的佛罗里达形状”,瑞士苏黎世美术馆;“尘土与食人鱼”,“公园之夜”,蛇形画廊(2011);“拿根棍子,让它锋利”, 柏林Johann König画廊(2011)以及“邪恶图案”,T293,那不勒斯(2010)。参与的重要群展包括《百科全书的宫殿》, 第55届国际艺术展,威尼斯双年展,意大利威尼斯(2013);第12届里昂双年展,里昂(2013);《通用对象新图片》,MoMA PS1,纽约(2012)以及《新共和》,Museion博物馆,博尔扎诺(2012)。2011年海伦·马尔滕获拉斐特奖,在2012年获LUMA奖。2013年,艺术家专著由JRP | Ringier出版,与CCS Bard Hessel博物馆、奇森哈勒画廊与瑞士苏黎世美术馆举办的展览同步进行。

特别鸣谢Beatrix Ruf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please contact the gallery at +44 (0)20 7493 8611 or press@sadiecoles.com

如需更多资讯,请与美术馆联系:+44 (0)20 7493 8611 或者 press@sadiecole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