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修·巴尼(Matthew Barney)在萨迪科尔斯精品画廊举办的第三 次展览上带来一系列新雕塑作品。这些作品创作源自于他2014年创作,时长六小时的精心之作——电影《根本之河》(River of Fundament),后者于2014年夏天在英国国家歌剧院首映,并受到广泛好评。每件作品将电影的主旋律(死亡、重生,以及当代美国没落时代)浓缩为图腾象征性雕塑形式,同时援引了马修·巴尼二十年职业发展一直沿用的复杂个人象征手法。

《根本之河》以Jonathan Bepler的歌剧为配乐,将Norman Mailer的神话传说小说《古老的夜晚》( Ancient Evenings,1983,有关古埃及死亡的书)改编为当代美国故事。人类灵魂(主要是Mailer自己)以三两美国标志性汽车为象征而转世:1967年版克莱斯勒至尊、1979年版庞蒂亚克火鸟以及2001年版福特维多利亚皇冠警用拦截者。每辆汽车均是漫长艰巨户外表演(2008年至2013年间分别在洛杉矶、底特律和纽约上演)的核心,它们经历解构与转化,与埃及传说中Osiris身体部位分布情况形成呼应。

马修·巴尼的雕塑将《根本之河》主题转译为自发性艺术作品,在见证这些道具表演的同时改变了有关腐败、再生与炼金术蜕变的主题。《维多利亚皇冠》是第三辆车辆上的车盘铸锌件,其原型是2013年在纽约精心安排的僧侣仪式上打造而成。杂乱无序、呈骨骼状的作品散发出一股遗弃废墟或是棺墓的忧郁之感。沿着底盘排列成像肋骨的一环环波纹状管子让人想起木乃伊尸体;大型螺旋泵既是生物系统,也是无生命的机械。被困在区块之上的物体成了被摧毁的车辆和经历轮回的身体:雕塑两“极点”上的盐晶粒似乎预示着全新的演变。

在《锌皇冠》中,同一车辆上的较小一段铸了锌并镀了金。这是仿效《维多利亚皇冠》中网格架制作成的——《根本之河》中一件运动着并发生形状改变的物体。自从在巡逻车中移走,它成了埃及神灵赛特与荷鲁斯刻意争夺的皇冠。《根本之河》里很多处都是车辆零件熔为埃及杰德柱(Osiris脊柱的象征,与代表永生与安定的埃及象形文字有关)的熔融铸件。这一象征在斑驳的金色“柱子”上得到了微妙体现,它像个缩拢的拳头或是晦涩难懂的印章附着在《锌皇冠》无暇的镀层上。

曾经采用玻璃柜为展示形式,柜内是银色撬杠,撬杠上面是管状硫磺。撬杠在赛特与荷鲁斯之间明显处于僵持状态。这一集合物概括说明了《根本之河》里创建与解构之间的对立性:撬杠似乎同时开拓并毁损了亮绿色硫磺的“原生基质”,在塑造它的同时又在毁掉它。这一双重性无可避免地让人想到生产与破坏的循环性——从地质循环到物质循环。马修·巴尼提到 Mailer的小说说道“地球上有着像硫磺、铁水的元素废物……,这些元素与人体废物可以互换”。展览将包含《诺曼三世的头部》和《年轻Hathfertiti的头部》两幅新创作的雕塑作品,是运用“铸水”工艺(熔融金属直接倒入水中)创作而成。头部独特的轮廓随着锌在水中冷却、变硬而自然形成。马修·巴尼的最新作品结合象征性材料(锌、金、晶体、银、硫磺)古老的铸造及镀金方法,直捣古老历史与人类心灵的黑暗深处。在宏观的蜕变场面中,他孜孜不倦对于艺术的关注点(无论是炼金术还是神秘主义,生机还是荒芜,爱还是死)喷涌而出。

马修·巴尼(生于1967年)是最值得关注的美国在世艺术家;在过去的二十年里,他涉猎电影制作、表演、素描、油画和雕塑。当前与近期重要展览:“根本之河”,慕尼黑艺术馆(2014),“霍巴特塔斯马尼亚新旧艺术博物馆巡展”(2014.11-2015.04);以及“升华容器:马修·巴尼油画作品”, 纽约摩根图书馆与博物馆(2013),法国国家图书馆(2013-2014)。由纽约古根海姆博物馆策划的个展“悬丝循环”巡展至科隆路德维希美术馆及巴黎 现代艺术博物馆。由金泽二十一世纪当代艺术博物馆策划的全系列大型展览《绘画约束》巡展至首尔三星现代艺术博物馆;旧金山现代艺术博物馆;伦敦蛇形画廊以及维也纳艺术中心。他获奖无数,其中有1993年威尼斯双年展上Aperto(开放)奖、1996年Hugo Boss奖。艺术家现生活居住在纽约。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please contact the gallery at +44 (0)20 7493 8611 or press@sadiecoles.com

如需更多资讯,请与美术馆联系:+44 (0)20 7493 8611 或者 press@sadiecole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