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m Durant (沙山姆杜兰特) 在萨迪科尔斯 HQ 当代 画廊举办的第 四次艺术展,将以墙上悬挂八组系列灯箱的形式,把抗议标语转换成 充满争议和诗情画意的艺术作品。各种集会示威的手写标语格 言,被重新开发加工成光彩灿烂的闪光标志—Durant (杜兰特) 利用发光箱体, 焕发出独一无二的 Colour Field (色彩领域)抽 象概念化的文字艺术, 并且通过个人和激情化的信息搭配,颠覆 了这些形式。每个作品都显示出多层次的艺术品格,采用抽象, 批评和积极地态度来评判当代的政治现实。

二十多年来,Durant(杜兰特)研究了从二十世纪初至今的国际 抗议示威图像档案,以此作为绘画和大型灯箱标志创作的艺术源泉。在灯箱艺术中, 手书抗议标语的原始照片被转换 成了典型的商业广告形式。把这种临时形成的自发主观的标语符号, 通过信息传输 展览模式,使抗议标语获得了崭新 的具有煽动性的急迫和力量感。Durant(杜兰特)把每一个手写标语中隐藏的逆向思维,幽默,乌托邦主义或者挑 战性都进行了传播和强化。充满情感的标语内容和简约形式的矛盾,强化了每个标语文本的意义---它能引起各不相同 的推理和想象。

根据以前的灯箱标志特征, Durant(杜兰特)选择了那些超出表面字符意义的标语口号。每个灯箱标志都包含着一个开 放性的提议或者问题,用大写图形方式刻写,并采用单色光源背景加以突出,没有直接指出具体时间,地点和原因。 作为紧急斗争时刻个人意志的即刻表达,每个标语都根据其文意环境,现在却能够穿越时间和历史而反复回荡。在描 述他的个人艺术实践时,艺术家曾经宣布:“我认为历史是在不断前进的。”在这些最近的例证中,信息的“抽象性”也被 测试和逆转。例如 2016 年的 Stay (坚持下去),与英国最近的政治事件直接和不可避免的相互联系。通过这种方 式,展示具体环境背景形成和制约了每幅作品的力量或潜台词:同一幅作品放在另外不同的国家或者不同的架构设 置,将获得新的意境和含义。

Sam Durant(山姆·杜兰特)(1961 年出生于西雅图) 居住在加利福尼亚洛杉矶市。他的作品曾经在国际展会上展 出,其中他本人的作品个展包括:白人和印地安人死亡纪念碑换位的建议,2015 年在圣路易斯米尔德里德巷艺术博 物馆展出;白人和印地安人死亡纪念碑换位的建议,2014 年在华盛顿特区 LACMA 博物馆,洛杉矶市洛杉矶县艺术 博物馆展出; La stessa storia,2013 年在罗马 MACRO 艺术博物馆展出;Scaffold (支架), 2013 年在爱丁堡木 星艺术天地和海牙艺术博物馆展出。参加的联合集体展主要包括:2016 年瑞士巴塞尔艺术博览会;2014 年利物浦泰 特双年;2013 年华盛顿特区恩博物馆和雕塑花园举办的,1950 年以来的危害控制:艺术和破坏(曾经于 2013 年在卢 森堡 Mudam 博物馆和格拉茨巡回展); 2012 年(13)届卡塞尔文献展;The Air We Breathe(我们呼吸的空气), 2011 年在旧金山现代艺术博物馆展出;2006 年韩国釜山双年展;2004 年纽约美国惠特尼艺术博物馆双年展;2002 年意大利威尼斯双年展。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please contact the gallery at +44 (0)20 7493 8611 or press@sadiecoles.com

如需更多资讯,请与美术馆联系:+44 (0)20 7493 8611 或者 press@sadiecole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