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蒂芬·克莱顿第⼆二个在 Sadie Coles HQ, 的 个展,镀⾦枝, 展出的是⼀系列雕塑与装置。 在这些作品⾥他探索并拆解意义、灵韵和货 币的概念。打从⼀开始,克莱顿回到反直觉 的观点,即将⼀个可以被看得清楚的物品镀 膜。如此的悖论,如同当我们在扫描电镜下 看标本时,我们会先在标本上覆上⼀层极薄 的⾦离⼦薄膜,再放到电⼦显微镜下(需要 ⼀个导电薄膜,如极薄的⾦离⼦薄膜,来吸 附电荷,如此才能提⾼成像的质量)。使⽤ ⾦离⼦镀膜作为创作的材料和隐喻,物品的 本质与表⾯含混不清。在此镀膜成为详细检 查的⼯具。

史蒂芬·克莱顿的近作表达⽂化积累和前财政的物性之间很难捕捉并且细微的差别。此次 展览标题源⾃于杰姆斯·弗雷泽的《⾦枝》(⾸次出版于1890年),⼀本具有开创性的维 多利亚晚期⼈类学著作。弗雷泽使⽤那些在祭祀中可能有些特殊属性或者灵韵驻留的物 品,成为对⽐⽂化概念的载体,⽽其中饱含的意义和重要性都悬浮在⼀种不安的辩证法之 中。在克莱德的“镀⾦枝”作品中,古典的雕塑,粗糙的⽊材,还愿的物品和其他物品,以 各种真实和合成形式出现。震波在具有⾃主权的容器与叙事性的载体之间回荡。

存在于作品真实性的与从惯常的⽂本切除中⽽来的暧昧,这些作品的意义处于流体状态的 不确定。通过不确切地引⽤弗雷泽著作的标题,提出随着时间退化的⽂化艺术品所受到的 屈辱以及如炼⾦术般的突变。某些作品狡猾地宣称⾃⼰的技巧(例如,⼀端露出空⼼样貌 ⽽被证明为假的⽊梁):在这⾥,黄⾦的质量,被“镀⾦”的⽅式取代。因此,“镀⾦”作为 具有象征性与⽂学性的⽐喻出现,成为投射(潜在具有欺骗性的)具有美感、神圣感或者 ⾦融价值的对象。

史蒂芬·克莱顿在神秘的和技术性的的源头之间穿⾏,将其中不像是真的与未必会发⽣的 源头等同表现出来。如此⼀来,他回顾了弗雷泽直觉和跨⽂化的⼈类学模式。相同地,他 也唤起那些随意、有时恰当的交互连接的检索结果。在“镀⾦枝”展览的所有⽅⾯,框架或 者镜头通过被理解的物品转化成为主体。总的来说,克莱德的作品⽆法逃离(或依赖)其 ⾃⾝的⽂化语境的同时,这些作品的幸存如同那些对历史和社会漠不关⼼的物品。这种张 ⼒通过展场空间得到放⼤,对此克莱德认为“当这些作品被集合起来,成为语境的⼈质 时,对于暂时性的⽆声抵抗,成为压抑的瞬间”。

史蒂芬·克莱顿(出⽣于1969年)现⽣活⼯作于伦敦,毕业于伦敦中央圣马丁和切尔西艺术学院。他的国际性重要展 览包括,“类似物,⽅法,怪物,机器”,⽇内⽡当代艺术中⼼,⽇内⽡(2015);“虚构像素与古集”,卑尔根美术 馆,卑尔根(2015);“有罪的地球”,第⼀站,科尔切斯特(2012);“我的快乐……,你的⾟劳……”,La Salle de Bains,⾥昂(2011); “黄⾦时代”, 艺术之家,慕尼⿊(2010)以及“虚构像素与古集”,蛇形画廊,伦敦 (2008)。2015年,他跟Martin Clark在卑尔根美术馆策划展览“The Noing Uv It”,以及2007年在卡姆登艺术中⼼的 展览“允许奇怪的事件奢侈地发⽣”。 他的电影《⽹格与长钉》和《拟态系统》在2013年于由伦敦ICA委托制作在第四 频道播放的“随机⾏为”播出。同时史蒂芬·克莱顿也在实验电⼦⾳乐领过打滚20多年,曾为知名乐团Add N to X,Jack too Jack和Long Meg的成员。 此外,由Mousse出版的⼀本关于史蒂芬·克莱顿创作的画册也即将问世。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please contact the gallery at +44 (0)20 7493 8611 or press@sadiecoles.com

如需更多资讯,请与美术馆联系:+44 (0)20 7493 8611 或者 press@sadiecoles.com